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A333GR6无缝钢管,A333-6低温管,A333GR.6无缝钢管,16MnDG无缝钢管,A333-6无缝钢管,A333GR6低温管,A333GR.6低温管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381836107

盛怀良 孙红梅 邓洪洋 刘言涛

022-26610678    26625040

022-85617000    85618000

手机:13802132852 13821601369 15302090878

传真:022-26610679

地址:天津市北辰区京津公路旁天阳大厦1-4-902室

A333GR6无缝钢管

上半年A333GR6无缝钢管巨额亏损 钢企越亏越产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2-08-02 08:51:31

上半年A333GR6无缝钢管巨额亏损 钢企越亏越产  

8月1日,知情人士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透露,鞍钢、首钢、马钢、华凌钢铁等钢铁巨头均出现巨额亏损,其中鞍钢上半年更是亏损47亿元,成全行业亏损大户。业内人士分析,如果除去矿山盈利,鞍钢集团层面钢铁业务亏损额至少达六七十亿元。

  根据鞍钢股份日前发布的业绩预告,预计上半年亏损19.76亿元,这是截至目前为止,沪深两市亏损最严重的上市公司。

  多家大型钢企出现巨亏

  上半年,在钢铁行业出现逾百亿元巨亏的同时,钢企销售利润率由去年同期的3.06%,下降到了极其微薄的0.13%。“中国A333GR6无缝钢管钢铁行业实现利润水平已经极低并处于亏损边缘,如果扣除投资收益,钢铁主业实际处于亏损状态。”7月31日,中钢协有关负责人如是表示。www.a333gr6.com/

种种迹象显示,中国钢铁企业的经营状况正在不断恶化。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上半年其会员钢铁企业累计实现利润仅为23.85亿元,同比大幅减少545.49亿元,减幅95.81%;亏损企业亏损额142.48亿元,亏损面达到33.75%。

    知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上半年,华菱钢铁A333GR6无缝钢管和马钢均亏损10亿多元。业内分析,从华菱钢铁上半年亏损约13亿元,日均亏损700万元来看,预计其全年亏损不会低于26亿元,可能出现接近前年的巨大亏空。

  广钢、重钢形势也很严峻

   日前有媒体报道称,重钢在汇丰银行、国家开发银行的银行借款均发生违约情形,此外重钢在建信金融租赁公司办理的融资租赁也发生过违约。上述违约融资合计为36亿元。

  上半年,除鞍钢、华菱钢铁和马钢巨亏外,首钢、广钢、重钢的经营形势也不乐观。近年来,首钢在搬迁之后,为了生存,开始到全国各地寻求兼并重组的目标,相继在贵州、山西、吉林、新疆等省份收购了一些钢厂,这些钢厂曾经盈利,但是去年几乎全部陷入亏损。就连首钢最引以为豪的曹妃甸高端炼铁炼钢项目——京唐钢铁也未能盈利,2011年净利润为亏损51.41亿元。

冶金工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海民博士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分析指出,重庆深处内陆腹地,本身缺乏铁矿石资源,钢企所需铁矿石主要依靠从国外进口,且长途运输须翻越三峡大坝,运输成本高企,不适合发展大型钢铁企业,这是导致重钢亏损的主要原因之一。

据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了解,今年上半年,首钢亏损企业的处境未能根本改观,以水钢为例,上半年仍亏损1亿多元,接近首钢的人士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首钢搬迁后有的项目实际已经投产,但相关指标转入基建,因而其财务报告并不能反映其真实的经营状况。

  实际上相对首钢而言,广钢、重钢当前经营形势更为严峻。据媒体最近报道,广钢拖欠近10家商业银行贷款超过30亿元,而重钢资金链也正经历严峻考验。尽管中钢协副秘书长屈秀丽曾表示,钢铁行业倒不了,上述两家亏损企业资金链不至于断裂,但业界人士还是为这两家企业捏了把汗。

    了解广钢情况的人士向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表示,目前广钢每生产一吨钢材要亏损1000多元,已经资不抵债。

  市场机制失灵 越亏越生产

    王连忠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上半年重点民营钢铁企业产量增长3.4%,销售收入增长4.52%,包括一些大型民营钢铁企业在内,产量、价格、工业增加值都出现下滑。销售利润率已经下滑到0.2%左右,整体上民营钢铁企业仅略有盈利。

  虽然近年来民营A333GR6无缝钢管钢铁企业经营状况整体好于国有钢铁企业,但从今年上半年数据来看,民营钢铁企业的经营状况也比较严峻。7月31日,全国工商联冶金行业商会常务副秘书长王连忠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民营钢铁企业上半年出现了比较严重的业绩下滑。而让刘海民感到担忧的是,尽管全行业供大于求陷入亏损,但钢铁产量仍在增加,特别是部分国有钢铁企业即使亏损仍在扩产,出现了“越亏损越生产”现象。

  刘海民说,从上半年来看,亏损企业被迫减产是主调,有的企业已被迫停产,但也有亏损企业排在增产队伍前列,即把增产作为扭亏的手段之一。

   他认为,竞争条件不平等,市场机制失灵,缺乏退出机制,产业分散过度竞争,是制约中国钢铁行业健康运行的主要障碍。当务之急应加快改革,推进行业兼并重组。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上半年沙钢旗下鑫瑞特钢、苏钢、贵阳特钢、文安钢铁、锡钢集团减产幅度较大。其中,鑫瑞特钢上半年产量为0,减产幅度达到100%,而套牢中钢的山西中宇钢铁上半年也处于停产状态。不过,攀钢、水钢、京唐钢铁等出现亏损的国有钢企增产幅度都在40%以上,京唐钢铁产量甚至增长了一倍。

  刘海民说,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上半年规模以上黑色冶金冶炼压延业实现利润同比减少56.5%,而同期中钢协统计的大中型钢铁企业利润减少90%以上,可见大中型企业效益不如中小企业。这主要是若干亏损大户拉低了大中型企业平均数所致,也与有的企业没有边际贡献仍拒不限产、停产有直接关系。

“我的钢铁”网资讯总监、高级分析师徐向春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钢铁行业的局面是前些年高速发展的必然结果,中国钢铁行业的黄金发展期已经过去,这一行业正陷入经济转型、需求下滑、产能过剩、原材料人工等成本居高不下,上下游两头挤压的困局之中,预计这种状况不是暂时的。“虽然全行业不至于长期陷入亏损,但困局短期内仍难以改变,将可能持续3—5年。”徐向春说,近年来大规模扩张、财务负担较重、资金链断裂风险较大的钢铁企业将可能倒闭。

上半年A333GR6无缝钢管行业出现了巨额亏损,但是各大钢企越亏越产,尽管全行业供大于求陷入亏损,但钢铁产量仍在增加,特别是部分国有钢铁企业即使亏损仍在扩产,出现了“越亏损越生产”现象。